您的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財經 > 產業經濟 >

一哄而上之后,誰該為品質問題買單?

2020-03-20 10:09 來源:東方財經網 www.5551884.live

摘要:證券時報記者 康殷 超聲焊價格由數千元漲至逾兩萬元,氣動配件廠一年的備件一個月就用光。疫情之下,口罩設備產業鏈正經受前所未有的擠兌情況。 除了超聲焊和氣動配件外,口罩


證券時報記者 康殷

超聲焊價格由數千元漲至逾兩萬元,氣動配件廠一年的備件一個月就用光。疫情之下,口罩設備產業鏈正經受前所未有的擠兌情況。

“除了超聲焊和氣動配件外,口罩機其他部件的供應商規模之小,超過我的想象。”有轉產口罩機設備的廠家陷于被動,隨之引發的質量問題及售后爭議也持續不斷。

超聲焊機有價無貨

“一臺口罩機需要用到6臺超聲焊,一臺價格2萬,一套口罩機就要12萬,占到成本的三四成了。”一家轉產口罩機的上市公司采購部經理趙陽(化名)對證券時報·e公司記者表示。

口罩機的生產涉及1000多個零部件,其中最核心是超聲波焊機。因為供不應求,其售價也一路水漲船高。“原本一臺的價格在4000-5000元,2月份該設備價格已經翻了好幾倍,漲到2萬元一臺。”2004年即在東莞開廠生產超聲焊機的周云(化名)見證了超聲焊機疫情前后的需求暴增,以及市場炒賣的瘋狂。

周云的工廠有60多人,2004年到2008年間一直生產口罩機用超聲焊。超聲焊用于口罩封邊以及耳帶的焊接,由于市場太小且需求不旺盛,當年超聲焊機的價格從每臺一萬多元一度降到后來的四五千元,利潤也不過幾百元。“08年后我們就停產了,改做金屬和塑料超聲焊機,服務的客戶也變了。”周云表示。

但到2020年初,隨著疫情爆發,口罩機訂單再次火爆,周云的公司重操舊業,復產超聲焊。“按照以往經驗,公司可以達到月產400到500臺超聲焊,但口罩機訂單實在太火爆,超聲焊的核心部件換能器備件一下就用完了,去找上游供應商采購,他們也做不過來。”

周云表示,換能器的核心原件是壓電陶瓷片,國內該零部件的生產基本都來自昆山日盛電子。日盛電子官網顯示,其生產的醫用超聲換能元件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95%以上。

“由于壓電陶瓷片缺貨,換能器價格也水漲船高,去年每個不過七八百元,現在行內熟人拿貨每個都要2000多元,行外市場價更高達七八千元。”周云表示,缺貨情況下,有商家甚至用超聲波清洗機上的換能器來替代,“實際上完全不能適配,這樣的口罩機超聲焊用上幾次就得停機。”

“不只是超聲波焊機,就連平常普普通通隨處可見的鏈條,市場上基本都是缺貨狀態。”趙陽表示,2月份,公司將口罩機的圖紙下發給供應商后,所有供應商回復的零部件交期都是可行的,但是在真正落地的時候,幾乎所有零部件都不能按要求如期交付,交付了的也有一些來料品質不良的情況,特別是超聲焊等核心零部件,交期和品質問題均較為嚴重。

由于口罩機市場原本屬小眾市場,供應鏈多是“夫妻店”之類的小廠,即便疫情過后陸續復工,面對突然暴增的需求,其產能與規模也無法滿足如此多的訂單。

“除了超聲焊和氣動配件外,口罩機其他部件的供應商規模之小,超過我的想象。”趙陽表示,隨著市場對口罩機的需求越來越大,轉型生產口罩機的廠家越來越多,無奈之下的趙陽也開始和新的供應商合作。但很快就出現了自己預定的物料被出價更高的公司“搶走”的情況,帶來的直接后果便是趙陽所在的公司只能延誤交期。

氣動配件供需緊張

一擁而上的龐大生產需求,讓口罩機供應鏈不堪重負陷入擠兌境地。除了單價高的核心部件超聲焊,氣動配件作為口罩機中使用比例最高的零部件,其供應情況對口罩機的生產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

東莞一家智能裝備公司銷售經理賴堅(化名)對證券時報·e公司記者表示,公司一直有給東莞口罩機企業供應氣動配件,之前口罩機相關銷售額在100萬元間,不到公司年均總額的0.1%,疫情期間接單量翻了將近20倍,公司一年的備件基本一月內就用完了。

“一臺口罩機上用到44種型號的氣動配件,雖然我們公司零部件自制率達到95%,但訂單催得非常急,很多加工檢測來不及做就要趕工交貨。”賴堅表示,以往氣動配件從鋁錠的熱處理,機加工,再到精加工,部分密封件還需要放置測試,一套設備正常出廠需要12到15天的工期,一旦出現缺貨,供應鏈就會陷入緊繃狀態。

由于供應口罩機的氣動配件原有產能就不高,面對突增數十倍的訂單量,上游企業根本無法短期內實現產能增長。

為了應對零部件缺貨,口罩機生產廠家只能派員到上游供應鏈蹲守。“公司從各部門緊急調集了幾十名工作人員24小時駐扎供應商處,協調零部件的交付,即使這樣,供應鏈問題也不能得到徹底解決,從而導致供應鏈中斷,嚴重影響了交期,交付越來越難。”趙陽表示。因為供應鏈沒起來,原材料廠家經常不按時送貨,拖到半夜才送過來,產線負責人每天睡一兩個小時就不錯了。

除了氣動配件和超聲焊這些核心部件外,口罩機廠家會將部分結構件外包給小廠處理,但由于復工情況不同,工期緊張,大部分配件只能到貨就用。“表面處理,包膠處理這些工藝要求高,時間上都來不及;有些供應商甚至說,你不要這些配件,其他人高價等著要。”趙陽表示。

以往,按照設備企業的采購流程,在財務付款周期上,一般是通過票據等形式付款,讓供貨商給予一定賬期。但為了加快交付進度,大多供應商都要求先打預付款再發貨。

“公司現在就是這樣,不是預付款,而是直接全款先給對方,再收貨,實屬無奈。”趙陽表示,這種方法必然加大公司的現金流壓力,同時帶有不小的財務風險。

在上游供應商,情況也類似,周云旗下的超聲焊企業需要采購換能器,同樣要全款現金訂貨。“但產能就是這么多,遇上疫情復工還受阻,即便現金預付訂貨也不能如期交付。”周云表示,因為交貨延誤,部分客戶已經取消訂單,而自己預付給上游供應商的資金就被套住,現金流壓力也很大。

質量問題亂象橫生

除上游零部件供應外,一臺口罩機從成品到正常運轉更離不開反復調試。熟悉自動化設備的工程師李波(化名)對證券時報·e公司表示,在初期,一臺口罩機設備的調試時間甚至比生產時間還多,很多工藝瓶頸需要“磨練”解決。

由于上游供應鏈緊張,趕工期導致很多零部件沒有達到出廠標準和檢測標準就緊急交貨??谡謾C企業組裝完成后,客戶來不及等待測試調試,就要將設備拉走。李波表示,對于口罩機這種非標設備而言,調試情況直接決定了設備的最終效率。

“口罩的市場價格非常高,有一部分客戶沒有口罩的生產經驗,對非標設備也一無所知,他們認為口罩的生產很簡單,都急迫地督促公司快速發貨;另一方面,很多客戶為了拿到口罩的生產資質,不惜將口罩機半成品或配件拉回公司。”趙陽表示,雖然公司一再告知客戶存在的風險,但客戶根本不理會。到機器拉回去工廠才發現不會調試無法使用,更一度有拉回來的情況出現。

由于不少轉產口罩的客戶,其采購的熔噴布、耳帶等材料并不標準,這進一步加大了調試難度。周云表示,以熔噴布為例,目前已經漲至天價,不少只有一兩臺口罩機的客戶,往往只能買到一些熔噴布邊角料,大小長短不標準的材料更加難以調試穩定,口罩機停機次數也大幅提升。

口罩機調試環節,對于熟手調試員的依賴度較高,調機工人現在在業內十分“搶手”。例如2月初轉產口罩機的拓斯達,針對口罩機的售后服務,結合當下疫情實際并根據客戶需求,采用包括利用公司線上售后服務“拓工”平臺遠程協助解決問題、現場培訓客戶員工、客服人員至客戶現場等方式結合進行。

事實上,疫情之前口罩產業鏈并不大。民生證券指出,疫情發生前的2019年,我國口罩行業總產值達102億元,總體產能在2000萬只/天附近,占全球一半以上;醫用的外科口罩產能是220萬,醫用的N95的產能大約是60萬。產業鏈技術壁壘不高、下游客戶需求單一且專業度高,導致市場格局十分分散,且利潤微薄。

疫情爆發讓口罩產業鏈條陷入崩斷的境地,各類投訴問題也隨之增長。中國消費者協會指出,根據調查結果,1月20日至2月29日,全國消協組織共受理涉疫情消費投訴180972件。合同問題35000件,占比19%,質量問題21000件,占比11%,售后問題1萬多件,占比5%。價格問題8萬多件,假冒問題6萬多件。按照商品和服務類別分,涉及口罩類的投訴最多達79000多件,占比43%。

口罩機的價格從年前的20萬出頭已漲到100多萬,目前深圳市面上已有廠商將一臺口罩機的價格炒到了200萬元。針對這一現象,3月13日,廣東省市場監管局公布的7起價格違法典型案件中,涉及口罩機案件就有3宗。

行業內估計2-3個月內市場上會有近萬臺口罩機需求,交期集中在3、4月份,口罩產業鏈的緊繃將在今年一季度持續演繹。

來源:證券時報網 作者:綜合

免責聲明:1、凡本網專稿均屬于東方財經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“來源:東方財經網”和作者姓名。 2、本網注明“來源:×××(非東方財經網)”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若侵權本網會及時通知用戶刪除或強制刪除相關信息。 3、東方財經網為用戶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;用戶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與東方財經網無關。4、東方財經網友情提示:市場有風險,投資需謹慎!
版權所有 ? 東方財經網 www.5551884.live 工信部京ICP備17057549號-3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837號
廣告投放、軟文發布QQ在線咨詢 在線

咨詢
本網信息僅供投資者參考,不做為投資建議!否則,風險自負!
2017年永久平特肖公式 北京28预测神测在线 体彩排列七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南粤风采36选7好彩1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中国趋势控股有限公司 有辽宁十一选五的平台 黑龙江的快乐十分钟20选八号 幸运农场技巧